“单一评价”不利于孩子成长

时间:2018-07-07 来源:互联网

又是一年中高考季,对于一些成绩不是很理想的孩子来说,当考名校无望时,是否意味着上升的唯一通道被阻断?在孩子面临人生的重要拐点时,作为家长,应该以怎样的智慧去帮助孩子实现下一阶段的健康成长目标?为此,我们特组稿两篇:一篇讲述的是一位家长陪同被贴上“差生”标签的孩子一起成长的心路历程,一篇是心理专家的“说理论道”,希望能给读者带来启迪。——本版编辑





  “笨”小孩“变形”记

  徐凤兰

  我有这样一个曾被贴上“差生”标签的女儿,作为母亲,陪同孩子一起走过的那段经历至今仍刻骨铭心。

  上小学,是女儿“差生”噩梦的开始。尽管语文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但在一个以数学成绩好坏来评判一个孩子聪明与否的时代,数学成绩太差的女儿无疑被老师定性为笨孩子。

  小学6年级时,在一位资深老师的动员下,我们去给孩子做了智商测评。虽然测评结果表明孩子的智商没有问题,但自此之后,一个从来不知愁为何物的阳光女孩变得沉默寡言,眼神中还多了一丝畏缩和忧郁。为了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我们关闭电视,买来大量的辅导教材进行研读并辅导孩子。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努力,孩子的成绩却始终上不去。

  上中学后,孩子的成绩仍是没有起色。像所有差生的家长一样,我又开始了周而复始的生活:时不时地被老师叫到学校数落一番。

  为了改变现状,我像疯了一样收集信息,打算送孩子到在北京远郊一所针对差生办的补习学校去,但在考察了该校之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回到家里,万念俱灰。我把老公和孩子支出去,蒙着被子号啕大哭。夜晚,我瞪着天花板扪心自问:孩子学习不好是她的错吗?难道我们做家长的就没有责任吗?

  回想女儿的成长历程,我发现尽管从小学到中学女儿的理科都不好,但她善于和人交流。尽管忘性大,但对于她喜欢的东西却能过目不忘。当别的孩子沉迷于卡通片时,对历史有着浓厚兴趣的她却看的是电视历史剧……

  一夜未眠后,我决定从自身做起,对孩子因材施教:一方面联系语文老师,发挥她的语言才能和编故事的特长;一方面和心理老师配合,对她进行心理疏导。同时,我也改变以往那种训斥加大棒的教育。每次考完试,女儿拿着考卷让我签字时,我总是先让她将有分数的那部分卷子折起来,然后再签字。但有一点,必须做卷面总结,分析丢分的原因。不会的问题就让她去问老师。刚开始,女儿不敢问,我就在放学后带着她一块去问。慢慢地,女儿的胆子变得大点了,考试的分数也逐渐有了上升。女儿开始有了一点自信。

  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言传身教,给孩子营造健康、积极的家庭环境。我和爸爸以身作则,不说脏话,不玩麻将,对老人孝顺,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为了帮助女儿平稳地度过青春期,我们不再争吵,每天给她一个热烈的拥抱,让她体会到父母对自己的爱。在这样的氛围下,女儿把我们当做朋友,毫无保留将她的秘密和想法告诉我们。同样,我们对孩子也是毫无保留,家里有什么事,我们都会让她参与讨论。

  女儿读高中时,考虑到她语言方面的特长,并根据职业测评的结果,我们为她选择了一所民办外语高中。在这所中西教学兼有的学校里,女儿如鱼得水,不仅担任起校播音员的工作,还在学生会里担任传媒部长。她的各科成绩越来越好,尤其是数学成绩竟还得过90多分。高中三年,女儿得到了N个第一次:第一次荣获校级品优生奖:第一次荣获激扬青春梦想奖;第一次荣获优秀学生干部奖;第一次荣获传媒中心优秀干部奖……

  女儿高中毕业后如愿去了韩国学习。我至今还记得,那天,我们送完女儿回到家,看到她写给我们的信:“亲爱的爸爸妈妈:这几天,我每天都在对别人说着感谢的话,但是我知道最应该感谢的人是您。对于我这样一个特殊的孩子,如果没有您的因材施教和宽阔的胸怀,就没有自信和独立的我……”读着读着,我不禁泪湿信筏。

  如今在韩国读大学的她,每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而且善解人意,还积极参与各种社会公益活动。2010年8月,她把自己暑期打工挣的钱拿出一部分捐给了一位身患白血病的留韩学生,为此我国留学生杂志《神州学人》专门做了报道。

  这就是我的女儿,一个从小被世俗打上笨小孩烙印的成长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