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告知不能视为手术告知

时间:2017-10-11 来源:互联网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十一条明确规定:“在医疗活动中,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将患者的病情、医疗措施、医疗风险等如实告知患者,及时解答其咨询。”这是法律对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利的高度尊重。  在医疗活动中,医务人员和患者都具有独立的人格,由于双方掌握医学知识水平的不同,对疾病诊治过程的认识也有所不同,相比之下患者常处于被动地位,尽管医务人员有义务为解除患者的病痛选择最佳方案,但患者并不因此丧失独立的人格。  医务人员应在不影响治疗的前提下,将患者的病情、诊疗的多种方案措施、各种方案预期的治疗效果以及医疗风险等,都如实地告诉患者,然后由患者进行选择,以行使对疾病诊治过程中的相应权利。  本案例中,患者的病情为股骨头坏死,医院推荐的方案为全髋关节置换术,手术前医院实际要履行手术告知和麻醉告知两种告知义务。因为,手术和麻醉的专业方向不同,手术告知一般由临床医生进行,主要告知病情、诊治方案的选择、麻醉方案选择、预期效果和医疗风险。该病例属于骨科的较大手术,增加了“脂肪栓塞”的危险性,亦应一并告知。  所以,只有当患者同意接受手术了,才应由麻醉医师就选择的麻醉方案对患者进行检查,然后告知患者该麻醉方式是为顺利完成手术而采取的方案,以及麻醉可能引起的意外和并发症。  手术告知和麻醉告知是相互关联的,所告知的重点和内容都不同,麻醉告知不能替代手术告知。所以,该案中二审法院作出的“麻醉告知是针对麻醉而言,不是整个手术的告知,影响了患者对手术与否的选择”的判决是成立的。  在临床诊疗活动中,尽管手术科室和麻醉科室都与患者手术有关,但人员却是执业类别不同的医务人员,医院应按《执业医师法》及《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相关规定,要求临床科室和麻醉科室的人员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合法有效地对每一位手术患者履行告知义务,以规避类似纠纷的发生。  案例回放  患者高某因患股骨头坏死在某医院进行了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术后第三天,患者出现了脑梗塞,医院对症进行治疗,但效果不佳,患者出现下肢瘫痪,由此引发了医疗纠纷。  该纠纷经医学会鉴定,专家认为医方的违法违规事实有:1.手术同意书中并发症有关脑血管意外的记录为事后补记。2.麻醉记录中显示患者有高血压病史,与病历有矛盾之处。但医方的医疗行为与患者的肢体瘫痪无因果关系。  一审法院经审理判决患方败诉。患方不服,遂上诉二审法院,诉称医方在病历中事后补写“脑血管意外”的并发症,是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应该承担过错责任。院方则辩称,该过错与患者的肢体瘫痪无因果关系,而且“脑血管意外”在麻醉同意书中已行告知,并不影响患者对手术与否的选择。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医方事后补记“脑血管意外”的行为,表明在术前应该告知而未告知,麻醉告知只是针对麻醉而言,不是整个手术的告知,影响了患者对手术与否的选择,医方应承担过错责任。法院支持了患方的部分诉讼请求。  原、被告双方均不服二审判决,申请再审。院方认为,麻醉是整个手术的重要组成部分,麻醉出现意外,是常见的手术风险,患者若不愿意承担麻醉风险,就等于放弃了手术。  所以,只要麻醉时告知了这种风险,就应视为已履行了告知义务,并不影响病人对手术的选择。再审法院经审理后,仍然以医方未尽告知义务判决医院败诉,并全部支持了患方的诉求。 问题讨论:  1.如何进行手术风险告知是合法的?  2.麻醉告知可否视为手术告知?